為何開展藥物標籤的計劃

為何開展藥物標籤的計劃

朋友們很好奇為什麼 Albert 的 Facebook 及 WhatsApp 總會分享一些關於藥物圖標及標籤的資訊及問卷調查? 也好奇為什麼作為一個 IT人會去推動自己不熟悉的設計及藥劑服務上的創新? 我的簡單回應是為什麼不去做 ! 作為一個發病多年的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我已是瑪麗醫院專科及藥劑部的常客,每三個月都會大包小包的取回不同的藥物回家。身邊不乏更厲害的長者及照顧者都帶着買餸車把一盒又一盒丶一瓶又一瓶的藥物帶回家。 根據統計,有40%的長者都需要處方超過五種不同的藥物,雖然藥劑師都不厭其煩地簡述藥物的資料,但奈何病人太多,藥劑師亦都不能給每個病人多花時間。假若處方的藥物標籤可以更容易明白,這樣會不會令到藥劑師及病人的溝通及教育更有效? 醫院管理局的藥物標籤的原用了二十年,私家醫生的標籤要求也沒有多大更改,我們相信有一個很大空間去創新及改善。 激發起我去推動藥物圖標的計劃已經醞釀了四五年,那是因為看到理工大學設計學院 2010年 一班學生的畢業功課,心想這樣貼心的設計如能落實及應用應會幫助不少社區中服藥人士,我大膽地走訪負責設計的老師才知道他們曾推介到醫院及連鎖診所,但負責機構沒有給他們正面跟進。 在過去三四年的期間,我們還是念念不忘這樣的設計,因為在開發自家 醫護通 TeamCare 的社區護理系統的過程,我們更多認識社區護理的不同持份者,更了解社區的病人對人性化的設計及服務的要求及需要。 為籌備藥物圖表的新計劃,我們作出更多準備及研究,我們有幸得到修讀公共衛生碩士課程的 Peter 分析了香港及台灣給美國的藥物標籤及圖標的比對,也參考不少台灣學者在藥物圖標的論文,把理論放到我們的設計及執行上。 在疫情下,我們團隊的 interns ,修讀藥劑學的 Kirsty ,修讀護理學的 Ana 及 修讀營養學的 Maggie ,進行了兩次的網上問卷,收到差不多500多個的反饋,並且也進行十多次持份者的聚焦小組,分析了我們的設計利弊並加以改善,更希望從病友、照顧者、社工、社區護士、藥劑師、醫生的角度去了解如何令藥物圖表更有效去幫助社區護理及加強病人對藥物的認識。 在這一年的籌備中,我們認識了不少支持我們的夥伴,西區社區中心最紅的招姑娘,社工 Michael ,醫護行者 Janet ,藥物連線 Chung ,CityU Project HomAge Hera,巴基斯坦籍的香港註冊藥劑師 Yasir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的 Karrie 及 Viola 。 今年(2020) 十一月,我們的社創基金Impact Incubator 成熟原型的 申請終於得到批核,加強了我們的信心及資源去推動我們這12個月的計劃,我們的設計及教材將以 共享創意特許條款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去傳遞, 我們的首批設計集中四種文字,分別為繁體中文丶簡體中文丶英文及烏都語,我們還會製作一系列 宣傳動畫 及 教材(1000 個印有藥物標籤的藥盒)通過我們的講座或合作夥伴去分發給 600 名長者,300 名照顧者,100 名烏都語的用家。並進行跟進及對照分析,希望加強藥物標籤的改善及應用的數據。 我們希望藥物標籤的應用能落實跟交通標示一樣成為日常的一部份,也普及得跟 emoji 一樣成為一種國際的溝通新語言。 我們現在希望得到更多社區護理的同行者、學術及醫護機構多加支持,參與成為合作夥伴,並推動更跨界別及國際性的推廣。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drugicon.cc…
Read More
💬Intern 和你 Say

💬Intern 和你 Say

Ms Kirsty Poon Student of Bachelor of Pharmacy, HKU 我是一個藥劑學生。在三年的學習內,我在義工服務中接觸過不少人,發現很多人在藥物方面都有很多困惑,對藥物標籤也只是一知半解。在艾草蜂工作期間,我得以發揮我的所長,利用我的經驗和知識,將藥物標籤上的服藥指引、副作用等以圖畫來代表。我們希望使人增加對藥物標籤的理解,尤其是視力模糊的長者以及看不懂中英文的少數民族,從而減少服藥相關的錯誤。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遇到了不少挑戰。部分藥物標籤上的指示難以用圖畫來表達,其中一個例子是’需要時服用’,如果我們設計出一個似是而非的圖畫去強行表達,反而容易弄巧反拙,使人誤解並導致藥物錯誤。為了減少這種情況,我們決定分階段地派發問卷,希望獲得不同人的意見從而不斷改進我們現有的藥物圖標,最後期望推出一個大部分人都認可並且能夠理解的圖標。這個過程中我與艾草蜂團隊的人緊密合作,每個人在自己擅長的範圍方面提供寶貴的意見和支援。 我認為在艾草蜂的實習非常具有意義,不但能讓我一展抱負,親自參與能改善一個重大藥物問題的計劃,也讓我認識到一班志同道合的人,並一起合作。 Ms Ana Chan Student of Bachelor of Nursing, HKBU 作為護理學一年級學生,只對藥物有基本認識的我,加入了艾草蜂的藥物圖標工作,從擔心自己未能勝任轉為學識關心不同持分者的需要,是我這次實習的得著。當病人踏出醫院,沒有護士的幫忙,正確服藥原來是一項巨大的挑戰。今次我能夠參與其中,為現時的藥物標籤加上圖標,希望籍此幫助病者清晰掌握服藥的時間、份量、副作用等重要資訊,收集超過四百人意見,再把個別圖標重新設計,進行單對單訪問。過程中不但培養了我的同理心,了解到長者、照顧者、少數民族等服藥經歷及感受,更因為見證著圖標不斷的改良,無形之中增加了我的自信心。 要設計出一個完美的圖標實在不容易,既要令人一看就明白背後的意思,又要考慮到使用者的生活文化。以「飯前服」這個指示為例,設計餐具圖樣要考慮到筷子刀叉的東西方文化,食材若以牛或豬肉來表示更要照顧到不同種族的信仰。因此,除了派發問卷以收集不同人的看法,我們還參考世界各地的藥物圖標,務求得出最合適的設計,希望能於本港廣泛使用,減低誤服藥物的問題。過程中得到艾草蜂團隊的支持,加上與其他實習生的分工合作,無論線上或線下,我都十分享受與大家工作的時光。 很高興今次可以在艾草蜂當實習生,衝出舒適圈,認識到一班充滿抱負的朋友,致力一同解決香港服藥的問題,讓我這個暑假變得非常有意義! Ms Maggie Lo Student Bachelor Nutrition and Medical Sciences 作為一位營養學學生,在艾草蜂實習期間,我參與了關於藥物標籤和服藥指引的項目。在這過程中,我明白到現在藥物標籤對於視力模糊的長者,以及不諳中英文的少數族裔,是難於閱讀及理解的。所以,在項目中,我們嘗試以加入圖像來代表服藥指示,希望使它更清晰、更容易被理解,從而減少錯誤服藥的機會,及所引起問題。 這段期間,我覺得非常充實,除了增加了不少對藥理及藥物的認識,我們每一次都有不同的工作和挑戰。當我們審視圖標時,發現有一些服藥指示比較難以用圖像來標示,所以要用別的展示方式來表達。我們決定分階段地派發問卷,希望獲得社會上不同人士的意見,尤其是長者及專業人士,從而不斷改進現有的服藥指引圖標,最後期望推出一套大部份人都認可並容易理解的圖標。過程中,我與艾草蜂團隊緊密合作,每個人發揮所長,提供寶貴的意見和付出努力。 我感謝艾草蜂的團隊,在這裡,我認識到一班有著共同理念的合作伙伴和朋友。而最重要的,是我能親身參與了這改革現有藥物標籤的計劃,為社會上的弱勢社群,盡一點綿力。
Read More
Drug Labelling Designs: A Comparative Study

Drug Labelling Designs: A Comparative Study

Drug Labelling Designs: A Comparative Study Why re-designing drug labels could boost the medication compliance rates for patients in Hong Kong Introduction: the rationale of improving drug labelling strategies in HKThe epidemiological transition [a] has resulted in a rapidly aging population in Hong Kong. The total population aged 65 years old or above was projected to double in 2039 with respect to 2009 levels [b].A well-developed primary care system is…
Read More